三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三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6 23:00:3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高蒙回忆,2015年国庆节前,一天他前往单位上班时被告知因国庆节放假轮休,当天不用上班,他便返回住所,发现孔某正在收拾东西,追问之下,孔某称只是收拾房间让他不要多想。孔某随后提出,工厂要求她办理一张银行卡发工资,她声称要外出办卡,离开后就没了音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二人没有办理结婚登记,莉莉出生时没有出生医学证明,一直没法上户口。高蒙的姐姐高洁告诉澎湃新闻,莉莉一岁左右时,孔某称自己要打工赚钱,还要与丈夫打离婚官司,无暇照顾莉莉,遂将孩子从郑州送回咸阳,由高洁等亲属照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高蒙回忆,2010年,他刚离婚不久,离开家乡咸阳前往河南郑州打工,其间认识了莉莉的母亲孔某,之后两人以同居关系在郑州生活,但一直没有办理结婚手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,高蒙经过多方打听,终于得知莉莉的母亲孔某改嫁到山西芮城,他本想通过孔某为莉莉上户,但这个要求遭到孔某现任丈夫王某的拒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了让莉莉能有个户口,高蒙找到民政部门希望通过收养的方式获得莉莉的合法监护权,从而为她上户。但咨询之后,高蒙被告知,由于他离婚前与前妻已经育有一个女儿,并不具备收养条件。后来,又有派出所户籍民警告诉高蒙,可以通过莉莉的母亲为孩子上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蒙说,尽管这个结果对他打击很大,但一家人商议后还是决定继续抚养莉莉长大成人。这个决定也让莉莉的户口问题成为摆在高家人面前的一道难题,“孩子不是亲生的,我也不具备收养条件,没有办法为她上户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留下莉莉,这是高蒙及姐姐包括他现任妻子,在获知莉莉与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之后作出的最终决定。尽管此前有律师建议他起诉孔某进行索赔,但高蒙放弃了“维权”,他说担心一旦起诉,莉莉则必须跟孔某生活,“她几乎没有和孩子在一起生活过,我没法想象莉莉被她带走后会过上怎样的生活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述村民称,孔某自几年前嫁到七里村后,很少与其他人来往,村民们只知道她是个外地人,其余一概不知。而孔某来到七里村之后,处境也并不乐观,经常遭到丈夫王某殴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这样,寻找莉莉的生母孔某成了高蒙2019年整整一年的主要工作。他说,自己在这一年里多次往返咸阳与郑州,通过多方打听,几经周折后,终于在春节前打听到孔某已改嫁到山西省芮城县。但很快,新冠疫情暴发,各地封村封路,寻找孔某的事情因此搁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凯里市洗马河街道办事处8日下午发布说明:近日,网传我街道罗汉山片区志愿者服务点“志愿服务人员”穿着不当的图片,在网络上传播引发不良影响。接到相关反映后,我街道高度重视,立即对相关情况进行调查,现将相关情况说明如下:事发当时,罗汉山志愿服务点两名志愿者正在片区开展巡逻,服务点无人值守。期间,两名女士到服务点乘凉歇脚,被拍照传到网上造成不良影响。